•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爸爸的爱情jkazlz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20-06-05 22:51:49

爸爸的爱情赵安安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然后在郑纶床边坐下:“纶纶,你怎么了?起来我们聊聊天啊!”郑纶带着哽咽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我今天不舒服,你走吧!我要睡觉了!”她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温柔,但是赵安安了解她,已经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不悦和伤心赵安安这种陪练,上哪儿找啊,多适合郑经用来练手!郑经每次一这么想,就会自在很多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赵安安了,她原本可能还对郑经的感情有疑虑,但是裴信华这么一来,她不信也得信了!“行了,你不用解释了,人家郑经原来是有女朋友的,上次还是你自己说的,是你把人家给硬生生的拆散了,今天郑经的妈妈说,你当时就是因为吃醋才会那么做

她不想让郑经为难,因而轻声道:“哥哥,我觉得我们这样就已经很好了,你不要去冒险。

“过了好一会儿,郑经才听到赵安安的吸气声关键是,她真的是冤死了!她也是今天才知道郑经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啊!而且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狠,直接让裴信华来赵家把事情挑明了!这是把她往死路上逼哪!“我对郑经绝对没有半点儿心思啊!我也不知道他今天这是抽什么风,忽然就非要娶我!我今天已经把他打了一顿了,本来以为他就消停了,谁会想到他会让他|妈来咱们家啊!”老太太参与了上官凝的整个计划,她当然知道郑经对赵安安表白的事都是演戏而已裴信华却不高兴了,冷着脸道:“安安,你是觉得我们郑家太寒酸,阿经是个刑警,配不上你这个千金大小姐?”妈呀,这罪名有点儿重啊!赵安安赶紧摇头:“不是不是,阿姨您误会了,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郑经是刑警,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裴信华立刻又高兴起来,拉着赵安安的手,慈爱的道:“我知道我知道,安安你是个好姑娘,刚才阿姨就是故意激你的。

他到底跟着瞎掺和什么啊!这事儿似乎是从她当了校长以后就开始了,难道她当了校长以后,气质风貌改变了这么多?成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人了?赵安安脑子现在直接成了一团浆糊!她本来脑容量就有限,想几个鬼点子还行,但是分析这么复杂的事儿,会直接让她的大脑死机啊!那个那个……她的助理呢?咦,她的助理叫什么名字来着?叫什么金还是什么银的?哦,对对对,叫金宁!金宁呢?他去哪儿了?这么关键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在?赶紧帮她分析分析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安安头痛欲裂,被她死死的压在身下的郑经还在诉说着自己的“衷情”。

”“哎呀,别啊,纶纶!你真的误会了!我喜欢的人真的是木青,不是郑经!”“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哥结婚,不跟木青结婚?这种话骗三岁小孩子都骗不了的,安安,你不用再说了,让我安安静静的走吧!我……我祝你们幸福……”郑纶说着,眼泪就开始往外流,看的赵安安心里难受的厉害!她忽然一咬牙,看着郑纶的眼睛问:“纶纶,是不是我只要跟木青结婚了,你就会相信我的话了?你就不会去寻死了?”郑纶静静的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他为了显得认真而郑重,学着李飞刀的样子,面对着赵安安,用诚恳的眼神看着她,然后道:“我没有开玩笑,你刚才也没有听错,我说,让你嫁给我!你愿意吗?”赵安安使劲儿的眨眨眼睛,然后又掏掏耳朵,她总觉得今天自己好像眼神儿也不大好使,耳朵也不大好用!眼前这个满脸深情的人,是郑经?他刚才是在跟她说话吗?是她没睡醒,还是郑经没睡醒?!脑子进水了吧?赵安安不信邪,揪住郑经的衣领,脸几乎都要贴到他脸上去了,咬牙切齿的道:“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郑经顺势抱住她,搂住她的腰,把她整个人都贴向自己,依旧深情的道:“我想娶你,你嫁给我,所有问题不就全都解决了吗?”赵安安一下子被他抱住,浑身的汗毛顿时都竖起来了!她想也不想的,“哐”的一下子一拳打在了郑经的脸上,他右侧的脸颊立刻高高的肿了起来!郑经惨叫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肚子上又挨了赵安安一脚,被她一脚踹到了地上……第二天,赵安安刚起床,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再加上他跟郑纶不清不楚的这种危险关系,裴信华逼着郑经去相亲这都是轻的了!郑经看着郑纶红肿的眼睛,不禁有些心疼,他笑着道:“纶纶,你演戏也太卖力了吧?哭一会儿意思意思就行了,怎么还把眼睛哭肿了!”郑纶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你给我的辣椒水我用多了,结果眼泪根本止不住呢!”郑经轻轻的抚摸她柔软顺滑的长发,柔声道:“睡觉前记得拿冰块儿敷一敷,不然这样睡觉明天起来还是会肿的“好个屁好!你现在最好跟我说刚才的所有话都是开玩笑,如果你是认真的,我一定弄死你!”她追着郑经满办公室跑,下手毫不留情,那架势就像郑经跟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她不想让郑经为难,因而轻声道:“哥哥,我觉得我们这样就已经很好了,你不要去冒险。

我跟他不一样,我只喜欢你一个,你给我一个机会,行吗?”赵安安直接忽略了他前面和后面的话,只是把他中间那句话听到了耳朵里。

她的病虽然给她内心深处也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但是赵安安只要不去碰它,就不会感到痛楚——她毕竟还要活着,她想快乐的活着。

“好个屁好!你现在最好跟我说刚才的所有话都是开玩笑,如果你是认真的,我一定弄死你!”她追着郑经满办公室跑,下手毫不留情,那架势就像郑经跟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她转头恼怒的看着上官凝,冷哼道:“恭喜个屁!连你也觉得我喜欢上郑经那个白痴了?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木青,难道你不知道?”上官凝无奈的看了郑经一眼,然后道:“是啊,我也一直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木青啊,可是你不是死活不肯嫁给他吗?现在听郑经说,你好像愿意去跟他领证啊,不然纶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赵安安气的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狠狠的踹了郑经一脚,然后走过去一把抱住上官凝,恶狠狠的道:“你不许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愿意跟郑经这个混蛋去领证了!别人都不相信我,你也应该相信我才行!”上官凝神色平静,语气似乎颇为漫不经心:“好啊,那你要证明给我看啊!别到时候你跟郑经领证了,还在说自己喜欢的人是木青,这话鬼都不信啊!有本事你就去跟木青领证啊!”郑经在一旁急急的道:“这怎么行,安安已经答应跟我领证了,怎么能又去跟木青领证!我不同意!”赵安安烦躁的瞪着他:“你给我闭嘴!我跟木青领证,跟你有屁关系!”她说完,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她跟木青领证了,确实就跟郑经没有半点儿关系了啊!这不正是一个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吗?这样的话,郑经肯定不会再娶她了,郑纶也会相信她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木青,连郑妈妈那里也都有了交待。

“姓郑的,你不许这么笑!太诡异了!你这么笑我总觉得像是在跟另外一个人说话!你是不是被什么小鬼儿给附身了啊!”郑经有些无语,赵安安是鬼怪小说看多了吗?他眼中的戏谑一闪而逝,然后就用比刚才还要温情的眼神,含情脉脉的看着赵安安,低声道:“安安,你一直都喜欢我,我是知道的,我也挺喜欢你的,我们结婚吧!”赵安安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这两天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感觉在一夜间就变天了!到底是她疯了,还是其他所有人都疯了?为什么他们都不相信她说的话了?他们全都只认定自己认定的事了!赵安安觉着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无法醒来的梦境里,在这个梦境里,她根本就失去了控制能力,一直都被被人操纵着!这种感觉太恐怖,以至于赵安安全身的汗毛在瞬间就根根直立起来了!她嘴唇都在微微哆嗦,牙齿在不停的打颤,说话都打结儿:“你你你……我我我……不喜欢你!鬼……鬼才跟你结婚!你应该去精神病院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疯了!”赵安安这会儿其实很想去医院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疯!为什么她说的话别人都不相信,到底是她说的话有问题,还是别人有问题!“安安,你不要嘴硬了,喜欢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这种利用根本就算不上利用。

一进去,她就听到了郑纶压抑的抽泣声,让人好不心疼!“纶纶,你别哭,你先别哭啊!”赵安安赶紧上前给她擦眼泪,苍白而无力的跟郑纶解释:“我本来没想再回来的,是郑经非要让我来的!我来真的没有抢你哥哥的意思,我就是想让他把事情当着我们俩人的面儿说清楚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阿姨,您误会了,我跟郑经什么都没有,就是普通的朋友!”哼,现在连朋友也不是了,她要打死那个无耻的男人!“哎呀,你小姑娘家脸皮儿薄,不好意思说,这也没关系,毕竟你们从开始,是我太着急了!他都三十多岁了,我还想看他早点儿成家立业呢!”赵安安心说,阿姨,我脸皮其实厚的跟墙一样,这种事情怎么会不好意思!我是在说大实话呀!但是,裴信华一点儿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幸好郑经早就从同事那里听说赵安安一直在这里等他,心里对她有了防备,险险的避开了她的拳头,不然的话,他今天的鼻子肯定不用要了,回头肯定要直接去整形医院做个隆鼻了!这里是刑警队,里面的人全是刑警,全是郑经的好兄弟,郑经哪儿能让赵安安在这里胡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vififv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夏宁宁 sitemap 超级全能学生 九天凌云志 鬼修
旌旗| 花心大少小说| 圣道修罗| 核蚕| 志仙| 薛金莲| 神皇弃少| 泽越止| 高长恭| 邪王囚妃| 我是独孤凤| 龙腾小说网下载| 波澜乍起| 最新恐怖小说| 武仙| 天下峥嵘| 郭嘉传| 玄幻书库| 重生之金钱帝国|